当前位置: 第一频道 > 信息频道 >

张召忠:民众科技素质差 雾霾防激光武器100%正确

时间:2015-09-14 10:4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01 点击:
我有时会想,今天我哪句话说得不对?但没法改了,你在电视上说一句话,你想再更改,那是不可能的。想想看,我这几十年做得多危险! 国防大学绿树成荫,环境清幽。军事专家、海军少将张召忠在他的居所等待《新闻晨报》记者来访时,恰好站在阳台上抚弄他的爱犬

我有时会想,今天我哪句话说得不对?但没法改了,你在电视上说一句话,你想再更改,那是不可能的。想想看,我这几十年做得多危险!

国防大学绿树成荫,环境清幽。军事专家、海军少将张召忠在他的居所等待《新闻晨报》记者来访时,恰好站在阳台上抚弄他的爱犬贝贝。

这位身形高大的中国首席军事评论员对其仪表向来重视。2015年9月10日,他穿了一件藏蓝色的POLO衫,显得磊落,得体。他的发型也跟电视荧屏中人们看到的那样,用发胶打理清爽,隆起的高度精确,标准。

从1992年起,张召忠就作为嘉宾参与中央电视台《军事天地》栏目制作,至今他已有23年电视评论员的经验。作为知名军事理论家与军事评论家,63岁的他在今年7月退休前,有过诸多任职,他不仅曾任国防大学军事后勤与军事科技装备教研部副主任,也是军事战略学博士研究生导师与军事装备学学科带头人。

而他的特点在于个性鲜明,一直敢于发声,对国际上的一些军事热点,既不乏精准的预测,也不时会有引发争议巨浪的观点抛出,诸如“雾霾可以防御激光武器”、“黄海海带绳会阻止美国核潜艇”等等。

在喧嚣的网络世界中,因为张召忠有独具一格、颇有争议的观点与预测,网友们调侃地称呼他为“局座”(战略忽悠局局长),他知道这个称呼,也认为这是来自网友的一种善意的幽默。

而近期,一段他做客《锵锵三人行》花絮的视频在网络世界中疯传,视频中,他打开粉饼盒,异常娴熟地朝脸上扑粉。网友们甚至注意到了他用的粉饼品牌是阿玛尼,不少网友表示看了以后表示对他“黑转粉”。

在3个半小时的专访时间内,对于这些争议与关注,张召忠显得极为淡定,并不回避。他不掩饰自己在生活中的诸多细节,多次提及自己是坐地铁上下班,作为共和国的一名海军少将,退休前工资是每月1.6万元,退休后的工资还没拿到,但不会超过这个数。

现在的他无比忙碌。他继续做客中央电视台的《海峡两岸》、《防务新观察》与北京电视台的《军情解码》这3档电视节目,最近他也新开了一档军事类的网络广播节目。

他的百度贴吧大约有2万粉丝,不少粉丝在他退休之际高呼要“为局座盖楼”,而他对此全然不知,当晨报记者把这些情形跟他描述时,他从沙发上坐直身子,身体前倾,笑容满溢,迅速反问道,“贴吧是什么?‘盖楼’是什么意思?”

五个人生转折点

“18岁之前,我没见过也没吃过苹果。”

“上新节目我非常慎重,偏娱乐的不太适合我,我不是搞娱乐的。”

新闻晨报:你现在做节目的情况,跟退休以前相比有什么变化吗?

张召忠:还是有一些变化。有一些长期性的节目,像《防务新观察》是十年前我参与创建的,不能因为退休,我就不干了,我跟《海峡两岸》合作15年了,还有北京电视台的《军情解码》,这三个节目还是继续合作下去。其他地方台的合作都比较短暂。现在新上的节目我都非常慎重,有一类是偏娱乐的节目,不太适合我,我不是搞娱乐的;还有就是大量的新闻评论节目,牵涉到很多政策性的东西,我退休了,再评论这个,感觉不合适了。

现在我选择做网络广播节目,将来我还可能选择网络、新媒体做一些事。我在思考怎么迎合这些青少年,我感觉最重要的还是要对青少年进行国防教育。

新闻晨报:从出身微寒到成为知名电视军事评论员、海军少将,你的经历辗转,现在回头看,在人生的几个重要转折点上,你是主动选择的还是被动选择的?

张召忠:我有时也会回过头来想,我哪些转折点是最重要的?但其实开始你哪知道会有转折?人走到十字路口时,并不知道要上哪去。

我的第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是在18岁时,在当兵还是留在农村之间,我选择了当兵。那时离开农村的唯一出路就是当兵。18年间我受了大量的苦,18岁之前,我没见过、也没吃过苹果,没穿过一件买的衣服,没上过一次餐馆吃饭,就很土嘛!

到了导弹部队以后,是我第二个转折,22岁,在我当了四年兵以后,被部队推荐到北京大学学阿拉伯语。为什么在这么多人里选我上大学?一是当兵前我在盐山县城读了两年的工农兵大学,相当于现在的中专,学机械电子,当时让我去导弹部队的教导队学习,教员一讲,我都知道,占了很大的便宜;我在部队也刻意磨练自己,新兵连、炊事班都各呆了三个月,养猪也养了三个月;第三,当时我喜欢写些文章,到连队搞个黑板报,自己画画,小秀才那种。因为我有这个素质,就被选上了,我也没有去争取什么东西。

学阿拉伯语是分配给我的东西,我不喜欢。我是1974年到1978年在北大学习,那是文革后期,学习氛围不是很浓,我自学了第二外语英语,什么东西都是铺垫的。我有时也会去隔壁的中文系听课,那时北大很多大师都在,季羡林先生就是我们系的,我开会时老挨着他;我很喜欢去听一些讲座,我喜欢地理,也请地理系的教授来讲课。

上完北大,我就等于是国家干部,不能复员回农村了,这也等于解决了我一个后顾之忧。毕业后我回到部队,部队把我派到伊拉克当翻译,这对我来讲没什么太大价值。有个问题就刺激了我做第三次转型,就是我在1979年到伊拉克的当晚,萨达姆上台,我就知道这是个新总统,我呆了一年多,到了1980年,两伊战争打起来了,我身边很多人都去当兵了,我原来就知道导弹,对装甲车、飞机、大炮都不知道,别人都知道我是军人,而我又不懂这个东西,我感觉很丢人,这是个很大的刺激。回国后我就说,作为一个军人,原来我还是学科学技术的,但在战场上我不懂武器装备,这不丢人现眼吗?翻译工作是传声筒,不适合我,既然科学技术是来源于英文,我何必要学阿拉伯语?

呆了两年,从伊拉克回来以后,我又走到一个十字路口,那时懂阿拉伯语的人少,我是去赚钱,还是踏踏实实搞科研?我觉得还是要搞科研。回国后,我很穷,但我把原来买的很多阿拉伯语字典全扔了,彻底跟它决裂,下决心学英语、日语。这是我主动做出的选择。

我开始搞科研时条件非常艰苦,好几年是在地震棚里过的。我在伊拉克时不知怎么就患上了肺结核病,回国后才知道得了,就在办公室一天到晚熬中药喝,坚持把英语和日语学完了。我们当时订阅了很多外文资料,那时能看到外文资料是很难的,整个80年代到1990年,快十年,我基本上就进入武器装备这个新领域。

新闻晨报:后来为什么央视会去找你做电视节目?

张召忠:一直到1992年,我才出现第四个转机,当时中央电视台第一频道做《军事天地》栏目,《三十六计古今谈》节目找到我,就是因为过去十多年我学了英语、日语,在《兵器知识》、《舰船知识》等杂志上发表了很多文章,也翻译了军事小说《追踪红十月号潜艇》,三十而立,我已经在这个行业里小有名气。那时我知道金钱对我很有用,我那时候缺钱,家里非常困难,但我还是考虑事业是第一位的,所以这时我又感觉我转对了。

你看到的是我1992年上电视了,但前面十多年,没人知道我的辛酸。我的晋升非常慢,因为我一直在打基础,我是42岁才升副团,那时一家老小还挤在15平方米的一个小房子里。人就是不要刻意去策划、设计自己,那样就会很麻烦。我这辈子还是遵循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我这一生就是爬山,一个个小山包爬过去,回头看自己有进步了,我没有什么远大的目标说一定要爬到珠穆朗玛峰,我都是特别关注我脚下的路,一步步非常扎实。这非常重要。

第五个转折是,1998年,我到了国防大学,视野开阔了,能提升到战略层次思考问题,给予了我很多机会,我也当领导了。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以后我感觉就没有转折了。人生最飘忽不定的是青年时代,过了四十岁以后,就相对稳定下来。

喜欢幽默的“局座”

“年轻人跟你开个玩笑,你都当真,那不得气死?”

“我这一辈子最大的诀窍,就是向自己的错误学习。”

新闻晨报:现在有些网友称呼你为“局座”,你知道吗?会生气吗?

张召忠:我有时会在微博潜水看看他们又说我什么了,但我不反驳,不解释。有些是误会,有些是幽默,你要想跟年轻人交朋友,必须要听懂他们的语言,不能有代沟。骂我,我也感觉挺好,他用他那么宝贵的时间写那么多文字来骂我,不是很好吗?证明他很重视我啊。

我这人喜欢幽默,我感觉幽默是最高境界,要知道什么叫开玩笑。我1992年做电视节目,编导一般是50后,现在周围编导都是80后、90后,我知道这些年轻人的想法,他们跟你开个玩笑,你都当真,那你一天到晚不得气死?我这辈子跟年轻人打交道心态都特别好,我从来不生气。正好相反,我一辈子最大的诀窍,就是向自己的错误学习,人要有纠错功能,这点非常重要。

新闻晨报:那你觉得你犯过错误吗?

张召忠:我这人大错误没犯过,小错误还是犯过,犯错误是人的本能。我的节目推到市场上,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这很正常。你不要去较真,不要总认为自己对、自己说的话很重要。你有那么重要吗?人有时是自己装腔作势,自己把自己太当回事了。把这些都扔下,我就是一个普通老头,后退一步,晴空万里。

新闻晨报:你做过那么多期电视节目,你感觉到有遗憾的地方吗?

张召忠: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做的节目是十全十美的,每一个都是后悔,没办法。遗憾是进步的开始。我有时会想,今天我哪句话说得不对?但没法改了,现在你在电视上说一句话,你想再更改,那是不可能的。想想看,我这几十年做得多危险!大家看到的,都是你光鲜的、露脸的一面,看不到的是,可能你一句话说错了,就会对你有很大影响,这都是非常麻烦的。

造型全是自己搞定

“我向来以为,注重个人仪表是对别人的尊重。”

“我一辈子养成的习惯,就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新闻晨报:最近那段很火的视频中拍到你扑粉饼的手法娴熟,据说你5分钟就能给自己化完妆。

张召忠:那天我是早上9点钟我从家里化好妆去坐地铁,那么热的天,我走到地铁站,一身臭汗,然后我坐地铁到央视录节目,录完后又从央视跑到凤凰台再录节目,妆基本都没了。

他们录我那会,我不知道他们在录像,梁文道他们一帮人在跟我聊天,穿短裤的小男孩就是化妆师,我就说,我补补妆呗!因为马上要录节目了,补妆不是为了更好看,而是为了播出的时候不反光,反光的话,脸上都冒金星,影响效果。所有的人上电视必须要化妆,这不是为了更好看,而是防止反光。

我这个人一辈子有两个理念非常重要:一是,要注意个人仪表,我向来以为,注意个人的仪表是对别人的尊重。比方说,你今天来采访,我胡子拉碴、蓬头垢面的,穿着短裤、背心,你感觉合适吗?我原来在农村上小学时那么穷,那时都穿不了几件好衣裳,但每天出门时一定要把衣扣系好,到了部队以后,部队就整天训练你的仪容、仪表。

我这一辈子都注意自己的仪表,我是表示对别人的尊重,你永远不会看到我邋里邋遢的形象。

还有一个我一辈子养成的习惯,就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要给别人添麻烦。比方说,我不是退休以后才坐地铁的,退休之前好几年我就开始坐地铁了,我开了十多年的车了,不是说我没有车才去坐地铁,我有专车,给配车的,我就想,自己的事尽量不要麻烦别人。我今年63岁了,为什么坐地铁?有时地铁上可以打个盹儿,开车有时很麻烦,我出了好几次危险。我出去做任何节目,上午9点出去、下午5点回来,我中午都不能吃饭的,因为不敢吃饭,吃了饭我就困,有一次开车就撞马路牙子上,把一个轮胎给撞扁了,很危险,毕竟岁数大了。

一开始人家给我化妆,我发现化妆师很需要时间。我去做另一个节目,另一个化妆师给我化得浓一点,大家说,怎么张老师长得不一样了?到现在,我简单搞一搞,也不反光,这样大家看到了,都是一个真实的张老师,长得都一样,证明我化得不是太复杂。

我用的这种化妆品的品牌,有两个阶段:一开始我不知道用什么;到第二阶段,做电视节目都有化妆师,我就说,你们用什么,我就用什么,肯定是好的,所以我用的基本上都是他们挑选的品牌,都是我自己买的,视频里那个粉饼就是我在机场买的。

新闻晨报:现在做电视节目,你的造型都是自己完成的?

张召忠:对,包括一些西服、领带、口袋巾的搭配,全都是我自己弄。慢慢我感觉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其实化妆看起来很简单,其实很复杂,我摸索了好多年才把化妆摸索成功,到现在所有的化妆师都说我很厉害!

包括搭配,我原来其实也很土,就是什么领带配什么衬衣、口袋巾,西服应该选什么颜色的,做什么节目选什么搭配。比方说,天津港刚出事,我去做节目,我应该戴个黑的领带,穿件黑色或白色的衬衣,不能太鲜艳,它还牵涉到这样很重大背景的问题,需要很多年的磨合。

(责任编辑:admin01)
------分隔线----------------------------

通用网址:第一频道    第一频道服务热线: 010-87103689 010-86989619    服务邮箱:001@xph.tv

华夏之星    中视华创   E动时尚    福星网    星品汇     星业通    星盛通    星事达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京ICP备09087319号 新出网证(豫)字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