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频道 > 科学频道 >

东莞日资电子厂雇佣童工 学生工资被层层克扣

时间:2014-07-05 13:05来源:slide.tech.sina.com.cn 作者:admin01 点击:
东莞日资电子厂雇佣童工 工资被层层克扣,暑假,当城里孩子享受假日时,来自平南县的13岁女孩小梅(化名)同老家数百位小伙伴进城打工,赚取下学期的食宿费。为进东莞东坑镇冈谷电子厂,她们篡改名字和年龄。

  •   暑假,当城里的孩子走向郊外享受快乐假日时,来自平南县的13岁女孩小梅(化名)同她老家的数百位小伙伴正抗着席子和塑料桶,进城打工,赚取下一学期的食宿费。

      为了能够进到东坑镇冈谷电子厂,她们只有篡改了名字和年龄。事与愿违,工厂突然以她和另外12名女孩属童工为由,把她们送出了车间。面对巨大的工厂,她们显得很渺小,更谈不上拿回应有的工资。

      记者经过三天暗访发现,该工厂还有200余名疑似童工,他们来自广西和湖南,大都篡改了年龄和姓名,以“学生工”的名义,经过中间人介绍,由家乡老师带队,通过劳务派遣公司进入工厂,而中间人、带队老师和劳务派遣公司都要从“学生工”工资里面抽取费用。

      记者跟随东莞市人力资源局东坑分局到冈谷电子厂进行调查发现,确实存在部分童工,但大部分因使用假户口本复印件一时难以查实。东坑分局副局长相关负责人表示,工厂绝对不能使用童工,将责令工厂把剩下的200名疑似童工送回老家。

      希望:“赚两个月钱回家交学费”

      平南县隶属广西省,距离东莞市东坑镇约440公里路程,坐大巴大概需要7个小时。6月中旬,一个来自东莞的消息打破了平南县的沉静。

      “有人说可以去东莞打工,一个月能赚到一两千元。”镇隆二中的初一学生小静(化名)出生于1999年11月,到现在还不到15岁,她听到这个消息后很兴奋。

      小静说,当时生怕自己报不上名,便第一时间找到了带队的老师。几天之后,带队老师通知35个学生收拾行李去东莞。“当时对东莞有些好奇又有些兴奋。”小静从家里带了一张破旧的凉席,和一个用了很多年的塑料桶,跟着带队老师去了东莞。

      6月22日下午,小静一行抵达东莞市东坑镇冈谷电子厂,每个人交了一张假户口本复印件,签了一张每个月至少工作280个小时的协议后,第二天 30名童工正式上岗。“带队老师跟我们谈好的是从6月25日开始,一直做到8月25日,共两个月。”小静心想,折算下来可以赚两三千元,足够自己下一学年食宿费了。

      小静告诉记者,工厂的上班时间要从早上7:30一直到晚上的8:30分,工作时间超过11个小时,而且都是站的上班,非常辛苦。原本以为很轻松的小静想到了放弃,但想到下个学期还没找落的食宿费,她还是决定咬牙坚持下来。

      梦碎:上班4天后就被开除

      然而,令小静以及她的同伴没有想到的是,没上几天班,工厂就把她们辞退了。“当天工作人员召集工厂两三百名学生工开会,说可以上夜班的站一边,不能上夜班的站另一边。”小静和另外12名女孩都站在了不上夜班那一边,第二天,也就是6月26日,她们就被通知停工,剩下的17名学生则继续上班。

      “我们家里都很贫困,大多数都是营养不良,根本熬不了夜。”小静说,当时工厂没有给她们任何理由,也没发工资,找带队老师也解决不了。“就算工厂知道自己是童工,也应该支付工资的,自己不能白干几天活。”小静说,现在身无分文,连回家的车费都没有,家里的人还在等着自己把工资带回去。

      13个被开除的女生当中记者见到了7个,其中年龄最大的不到15周岁,最小的还未满13周岁,且全部都是平南县的初一学生。若不是亲眼所见,绝对想象不到这群稚气未脱的孩子,已经开始成为流水线上的劳工。

      小梅(化名)留着齐肩长发,眼睛很大,长得也清秀。她是7个女孩当中最小的一个,出生于2001年,要到今年12月22日才会过自己的13岁生日,来东莞之前在武林初中读初一,年龄尚小的小梅一说话就脸红。“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开除,而且是分文不给。”小梅说,现在很想家,可是拿不到钱也回不去。

      隐情:篡改年龄进厂是潜规则

      小静告诉记者,在进厂前,为了规避风险,她们的身份信息都被改了,年龄改成了16岁以上,名字也改成了“徐圣玲”。“不改身份信息也进不了厂,但这些潜规则他们都了解的。”小静称,工厂现在开除她们可能并不只是因为未满16周岁。

      阿明(化名)是介绍童工给东莞市宏睿劳务派遣公司的中介。他说,在招工之前,带队老师、劳务派遣公司和工厂之间都已经沟通好了,对于童工的问题也已经默认。“他们一眼就能看出这些学生未满16岁,作假的户口本复印件只是走个过场,根本不会有人审查,这是潜规则。”阿明说。

      阿明称,所有学生进厂都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只是工厂和劳务派遣公司之间签了协议。“现在出了问题,自己不仅亏了5000元的押金,而且还浪费了十几天的时间。”阿明说,本来应该是劳务派遣公司给学生工资,但是现在厂里不出钱,大家只能耗着。

      记者调查了解到,事实上被阿明介绍,再通过东莞市宏睿劳务派遣有限公司进入东莞市冈谷电子有限公司的学生并不只这13名女孩。“刚开始跟带队老师商量时有100多名,分两批来,第一批来了35人。”阿明说,第一批的35名学生现在还剩17名在上班,都是未满16岁。据了解,第二批的近百人,因为没有找到工作,已经转移到深圳去了。

      “我们那里的人都比较穷,没办法,很多学生暑假都会出来打工。”阿伟(化名)是童工小珍(化名)的舅舅,他说,小珍的父亲在建筑工地上被砸伤手,没办法工作,只能让大的女儿出来做事。“每年暑假,县里就有数百个初一、初二的学生出来打工,基本都是未满16岁。”阿伟说。

      阿伟认为,在他们老家,孩子有个十几岁基本都能干活了,做些流水线的事情并不是太困难。“我们也没有想到违法不违法,就是想到可以给家里一些补贴。”阿伟说,现在自己的外孙女拿不到钱,自己也觉得很无奈。

      震惊:车间还有两百余名“学生工”

      前日上午11时30分,冈谷电子有限公司员工正好下班,身穿蓝色工装的人潮从厂区走出来,走向对面的食堂。记者暗访发现,在蓝色人潮当中,还能看到三三两两身着绿色工装的小个子。知情人士透露,身着蓝色工装的是正式工,这些身穿绿色衣服的工人都是学生,大部分年龄都不过16岁。

      随后,记者又来到厂区对面的食堂,记者看到,足有两百余名穿着绿色工装的年轻人在进餐。“我是湖南人,现在在上初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生工说,自己的年龄还不到16岁,但具体年龄不肯透露。中午12时30分许,工厂车间开始上班,在车间里,记者也发现很多疑似童工正在作业,但均不愿透露自己的真实年龄。

      对此,冈谷电子有限公司人事科科长刘颖表示,这些学生工很多都是由东莞市宏睿劳务派遣有限公司招进来的,而且也签订了相关协议,工资也是让派遣公司负责发放。“我们要求员工都要年满16周岁,而且要提交身份证件复印件。”该科长称,至于派遣公司提交过来的材料是否属实,厂房也很难核实。

      那么,为何要让13位学生停工?刘颖解释称,因为发现工作人员他们未满16岁。而另外一名人事科的工作人员则表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愿上夜班。“只要按照我们跟劳务派遣公司签订的合同来,就可以给她们发工资。”该科长说,前日下午,工厂已经把工资发给被开除的13名童工了,并安排了大巴把她们送回平南老家。

      查处:200余“学生工”将被送回老家

      昨日下午3时30分许,东莞市人力资源局东坑分局负责劳动监察的副局长刘耀权带队,对冈谷电子厂疑似非法使用童工的事件进行调查。“经过调查,确实发现有一部分学生工未满16周岁。”刘耀权说,但是大部分“学生工”提供的身份证号码都是真实的,所以很难查实。

      “我们是绝对不允许有使用童工的现象,一旦发现一定会查处。”刘耀权说,该电子厂在东坑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信誉也一直都比较好,发生这种事主要是因为工厂对劳务派遣的政策还不了解,没有监管好,公司合同上也存在漏洞。

      刘耀权表示,现在工厂使用的学生工一定要16周岁以上,且必须到人力资源局备案,批准以后才能招收。“接下来将对全镇的学生工以及未满18周岁的员工进行摸底调查。”刘耀权说,要从根本上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

      “我们也是受害者,现在出现这个问题之后,工厂都停产了,对公司的经济损失很大。”冈谷电子有限公司人事科科长刘颖说,这批暑假工全部都是通过东莞市宏睿劳务派遣有限公司招进来的,一共有220人左右,都是来自广西和湖南的农村。

      刘颖表示,发现这个问题之后,工厂也及时让“学生工”停工,并安排好他们的食宿,把应有的工资全部发放到位,然后再安排大巴把学生送回老家去。

      然而,记者发现,虽然工厂决定给学生发工资,但大部分学生表示不愿意回老家,还想继续留下来工作。对此,东坑镇人力资源分局相关负责人以及厂房负责人一直在跟学生做劝导工作,相关负责人表示,不管怎样一定会把学生安全送回家。

      心声:“每天都在担心被切断手”

      皮肤黝黑、身材瘦弱的小凤(化名)出生于2001年11月,是平南县富藏中学的初一学生。她在告诉记者,在进厂时,有人就帮她做了一个假身份证,年龄被改成了16岁以上,名字也换成了“蒙月玲”。

      小凤在在工厂里是做切割零件的工作。“切割机非常危险,每天都在担心自己的手指被切断了。”小凤说,看着锋利的刀刃,刚开始根本不敢碰。“我想换一个工种,可是负责人根本不同意,还说切到手指工厂也不负责任,但是没办法,要赚钱。”小凤的声音有些颤抖。

      “虽然工作辛苦,也很危险,但是如果工厂没有叫我停工我还会做下去。”小凤显得有些疲惫,她说,她们的上班时间要从早上7:30一直到晚上的8:30分,工作时间超过11个小时。

      尽管所有的学生都表示很累,甚至有人还病倒在车间,但没有一个学生表示自己会主动放弃这份工作。“我们想要读书,我们不想辍学,因为只有读书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小静说,自己的语文成绩还不错,现在就想考一个好的高中,然后上大学。

      “现在义务教育虽然不要学费,但每个学期的食宿费也要1000元左右。”小静说,既然父母赚不到什么钱,那就只有自己赚了。“现在这笔钱虽然不多,但对我们很重要。”小静称。

      疑问:童工都是怎么过来的?

      一直跟随学生们讨薪的只有中介阿明(化名)和阿华(化名),事实上,他们不断在为学生们的工资奔波的同时,也在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报酬。据透露,学生每个月将近3000元的工资要被带队老师、中介、劳务派遣公司共同瓜分,最后到手的只有区区1000多元。

      阿明向记者透露,五六年前,他在东莞寮步镇认识了一个自称是来自广西的陈老师。“其实跟他没什么深交,但是他最近却打电话问我有没有工作找。”阿明说,陈老师表示每介绍一个学生工作,可以从每个学生每个小时的工资里面分到2毛钱,一共有100多个学生。

      “当时想想觉得不错,只要介绍就有钱拿,也比较轻松。”阿明便托朋友关系,把陈老师介绍给了东莞市宏睿劳务派遣有限公司老板李政。“以后的事情就都是劳务派遣公司和陈老师沟通了。”阿明说,自己还交了5000元押金给厂房,以保证送到人。

      而带队的陈老师,自称在广西省平南县第二职业技术学校招生就业办公室工作,因还有很多学生在深圳,所以自己在那边照看。该老师称,学生确实是从他老家带来的,大的十六七岁,小的只有十三四岁,带过来上班之后,他也能从每个学生每小时的工资里拿到几毛钱提成。

      东莞市宏睿劳务派遣有限公司的老板李先生也表示,他们为厂里输送了劳工,也会提取一定的服务费,而这费用也都是从学生的工资里面扣,具体每个学生发多少工资,也是老师根据具体情况分配的,并不是所有人都一样。“但是这批学生因为是被开除的,所以工厂没给钱,我们也没办法。”李先生说。

      律师:用人单位应同工同酬

      对此,东莞市律师协会刑事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王一飞律师认为,根据我国劳动法的规定,童工是指未满16周岁,与单位或者个人发生劳动关系从事有经济收入或者从事个体劳动的少年、儿童。

      “除从事文艺、体育、特种工艺外,法律明文禁止招聘未满16周岁的童工。” 王一飞说,招聘童工的,虽然劳动合同可能涉及无效,但用人单位仍需按照同工同酬的标准支付劳动报酬。“因用人单位过错订立无效合同并导致劳动者受损失的,还应支付补偿金。”他说。

      此外,王一飞还表示,如果使用童工,用人单位还将面临着被罚款、吊销营业执照的风险。“至于,刑事法律保护,刑事也专业规定了强迫劳动罪、雇用童工从事危重劳动罪等与此相关的罪名来对其进行保护。”王一飞表示,童工权益的保护应当受到社会各界的重视。

      文字来源: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admin01)
------分隔线----------------------------

 

通用网址:第一频道    第一频道服务热线: 010-87103689 010-86989619    服务邮箱:001@coigl.com

华夏之星    中视华创   E动时尚    福星网    星品汇     星业通    星盛通    星事达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京ICP备09087319号 新出网证(豫)字001号